是的,一百天又到了 :D

這次繼續200開始動手寫的同人文

∞INFINITE∞ 百日SP、二 

 

花西卡自己有在看同人文的也知道,最討厭的就是CP不明

雖然是混亂,不過最後一定會是王道(鮭魚/吐司/亞東)

優賢尼、金明洙、張東雨受

吐司那甚麼,雖然設定的是金明洙是受,但是因為不會有那檔事所以也不是這麼絕對@@

不過我文裡的金明洙是比較主動就是了

然後有浩種和南種

依舊沒有命名XD

那麼就繼續看下去吧XDDDD

 

 


 

 

 

 

 

百日之二   by flossica

 

 

 

 

聽到成種說小心右邊,我的確下意識就往右邊看了。

不看還好... 待我一轉頭,就看見黃狗白花花的肚皮,裝可愛而伸出的舌,延展得筆直的四肢,在我的正面仰角45度左右的地方,然後向我降落。

 

第一時間是保護棉花糖,但之後發現保護也沒有用,而我反而因為雙手拿著棉花糖而沒手支撐而直接被壓倒在地面。

 

白肚皮的黃狗四腳把我壓得死死的,然後不客氣的嚼著粉紅色的棉花糖..

是說真神奇這隻狗還真的會享受呢! 他咬了一口,然後把棉花糖體朝自己的方向拉

濕濕的狗鼻沾到棉花糖就黏住了,一叢叢的在他的嘴周圍,像老爺爺。

 

我還來不及哀悼我的草莓棉花糖,才想看左手的哈密瓜如何,不知從哪跑出一隻白狗,不知為什麼剛好伸出了他的舌,「餔嚕」的舔了一下,我瞬間石化。

 

 

 

 

 

「鍋巴! 豆腐! 男人的聲音,第一個想法是,啊,還蠻好聽的,「呀你們怎麼跑這麼快,唉呀棉花糖不能吃。」

 

但是說的話實在是讓人聽不下去,誰管你家的狗是不是能吃棉花糖,啊是沒看到我被壓在你家的狗下面嗎!!

 

 

「欸...我說你...

頭上冒著青筋,白肚黃狗已經吃光我手上的棉花糖,正舔著自己的鼻子跟黏在鼻子上的部分搏鬥。

 

 

 

「呀鍋巴你怎麼還踩著人家呢!」男人走過來牽起地上的牽繩,把兩隻狗都拉離了我身邊,但我已是滿身瘡痍。

 

被那隻叫鍋巴的狗撲倒,弄髒弄縐了我價格不斐的外套,要買給成種的兩個棉花糖也可笑的只剩棍子,還有就是滿身的口水。

 

我苦悶的坐在了地上,有點回不了神。

 

「呃抱歉先生?

「不好意思孩子們可能只是想跟你玩,牠們平常都很乖」

「衣服很抱歉弄髒了我會給你送洗的,棉花糖也會賠給你的」

 

還蠻誠懇的聲音,我瞥了一眼,看見了已經有一隻纖白的手伸在了我的耳側。

這次我真正的轉頭,認真地從腳到頭把他打量了一次,名牌球鞋、刷色牛仔褲、條紋T-shirt、短版排釦風衣

 

翻白眼,遛個狗穿這麼好幹嘛。

 

 

 

#####

 

 

把手交給了他,才一瞬間我好像飛起來似的被拉了起來,沒有想到自己這麼輕盈(?)的差點撞進那人的懷裡,幸虧我用手擋著,要不然真的是糗大了,我可是從頭到腳沒有一處不是散發著男性魅力的南優賢耶,摔進一個男人懷裡成何體統。

 

抬頭,細長的八字眉映進了眼裡,啊哈,是個瞇瞇眼。

我睜大了雙眼瞪了瞪他,還抓著我幹甚麼,呀放開!

 

 

 

「你很輕呢。」眼前的瞇瞇眼開口。

啥,我聽到甚麼了

「有沒有好好的吃飯啊」

 

呀,這人怎麼這麼討厭!

 

「這干你甚麼事?」我沒甚麼好氣的說道,「我有腹肌也不會告訴你」

 

「哦?」他的哦不是對我說的,而是像詢問般的看了看那隻叫鍋巴的狗,只是鍋巴沒有理他,牠正忙著舔另一隻叫豆腐的白狗嘴邊的棉花糖。

 

不是奇怪耶我跟著他看狗做甚麼!!

繃緊了我的小神經,俐落地轉頭,這才察覺我們的距離有點太近了,而且他竟然還牽著我的手。

 

 

 

「呀你可以鬆手了吧!」瞪。

 

「啊是...」他傻笑,那原本已經快沒有的眼睛現在瞇成一條線。

 

「你剛才說,衣服和棉花糖都會賠是吧。」

 

「恩恩,我現在就去買棉花糖。」

他掏了掏口袋,左掏掏,狗牽繩換一邊,右掏掏,接著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笑。

 

 

「不好意思... 我沒帶錢...

 

我僵在原地,下一秒大笑,笑得捧著肚子

啊啊啊真的是太白癡了... 他的臉...

 

一發現沒帶錢包他已經很囧了,再加上我突如其來的大笑,眼前的男人完全慌亂。

 

下一秒他開始脫外套。

「我的外套先給你穿,你外套先脫下來吧,我送乾洗完後拿去你家!!

「至於棉花糖..

 

 

 

看他著急的樣子我不免失笑,才想跟他說乾脆算了的時候..

 

「優賢哥,我不想吃棉花糖了。」

成種一邊說,一邊走到了我身邊,我這才發現自被狗壓倒和眼前的瞇瞇眼吵架之後就忘記成種了。

 

我心中震了一下,沒有牽著成種的手突然感覺一陣空虛,我如溺水中遇見浮木般的抓住成種的手,攥得死緊。

 

「哥已經很晚了我們趕快回家吧。」回應我的是堅定的回握。

 

 

 

我深呼吸了一口,眼前男人似乎疑惑的看著我和成種,貌似對我們的關係有很多的疑問,心裡有個聲音要我去向這個陌生人解釋甚麼,但現在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我沒有多餘的氣力去理解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心情。

 

他只是個陌生人不是嗎?

而我竟然因為一個陌生人而把成種的手放開了,還是在這個公園..

 

 

 

 

 

「外套和棉花糖都算了吧,你下次小心把狗牽好就行。」

我低頭說完,拉著成種轉身就離開了公園。

 

不去看男人臉上的失望的表情。

 

 

 

 

 

 

 

 

 

 

「鍋巴啊,就這樣走掉了呢。」

「剛剛還笑得這麼開心,那男孩一出現就變了臉色了呢…..

彷彿感受到主人淡淡的哀傷,鍋巴停止了舔舐豆腐的嘴,閃動著大眼看向男人。

 

「啊啊,難怪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你,你們的眼睛很像啊...」摸了摸鍋巴的頭,鍋巴聞聞。

 

撲向自己的時候也是,害羞地看著自己的時候也是,瘦是瘦了點但是很好抱,說有腹肌甚麼的不是要看了才知道嗎,總之真好抱。

 

「好久不見了呢,優賢。」

 

 

 

 

 ======================================

 

 

被快步地拉著走,手腕被緊緊的握得生痛,成種卻甘願這樣的痛。

 

他知道優賢哥害怕,因為不願再想起那失去的感覺,優賢哥一直都在自責,而自己,正利用著他的自責。

 

雖然說著成種沒事了,

只要成種牽著哥的手,就再也不會有危險了。

再也不會離開了。

 

雖然是催眠自己也催眠對方的話..

但對於兩人來說卻是唯一的救贖..

 

 

 

 

感覺優賢越來越混亂的呼吸,成種猶疑著,雖然喜歡這樣被在乎的感覺,但也不能..

於是腳釘在地上,不走了。

 

「優賢哥,成種沒事」

 

「成種...

 

亮了一個最美的笑容,成種想要他的優賢哥安心。

然後下一秒,就被摟進了熟悉的懷抱裡。

 

 

可以感覺優賢哥仍在顫抖,我也伸出雙手環抱著他。

 

雖然自己剛才真的很害怕,當優賢哥被那男人拉起之後,就彷彿忘記自己存在。

在那兩人的周圍充滿著明朗的氣氛,就算只是互相在嘴巴上饒不過對方,優賢哥在陌生人的面前這樣的沒有防備,顯露了真實愛鬧的個性,自己還是第一次看見。

覺得剛才那個人好像哪裡不同,卻又說不出來。

 

只知道他的優賢哥是真的忘記自己了,說甚麼都要打斷當時兩人之間和諧的氣氛。

成種覺得自己有點壞,可是真的捨不得。

 

哥那樣開心的笑容自己也很少看到,就連對熟識的明洙哥也不會那樣的沒有戒備,為什麼可以對一個陌生人...

 

 

 

「哥,今天讓我住哥家吧..

 

優賢哥沒說話,但我知道他答應了.

優賢哥本來就是一個心軟的人,而且我知道他現在依舊驚魂未定...

我知道他,其實也是希望我留下來。

 

 

 

 

「成種對不起...還有謝謝...

謝謝總是先開口的我,我知道的,優賢哥...

 

 

 

 

 

 

 

 

聽著台上的教授講得口沫橫飛,優賢的思緒飄得很遠。

 

想些甚麼呢..?

想到成種今天要自己不用去接他,要和同學一起討論作業順便吃飯。

想到快要下雨了不知道成種有沒有帶雨具,要不要待會給他送去

想到陽台上的那些衣服沒有收,下雨就糟糕了

想到那些衣服就想到,好像是不是有段時間沒有看到那個遛狗男了…….?

 

『不對不對不對!!幹嘛要想他><”

死命地搖著自己的頭,優賢苦惱著自己停不下的思緒,

躲在最角落座位的李成烈有趣地看了一眼,心中無限傻眼,南優賢莫非是腦袋壞了怎麼有了想要自殘的動作。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

在南優賢還在奮力地把原文書塞進包包的時候,成烈像風一樣的掃來,抓著優賢的肩頭就喊

「呀南優賢,明洙說要和同事去聚餐,不跟我們一起吃。」

 

 

「你這麼激動幹嘛」

「我怕你因為成種拋棄我 TAT」李成烈開始假哭。

「兄弟,今天我也孤家寡人。」

「嚇!

 

看著眼前的摯友很捧場的做出了誇張的表情,輕輕地把成烈推開,南優賢有點哭笑不得,

「成種說要和同學討論報告順便吃飯,所以今天只有我們了。」

 

 

 

「成種交到朋友了?

「沒聽他特別說,就說和同學討論報告」

「這小子怎麼還不好好和別人social一下,弄得你到現在還沒有個女朋友。」

 

優賢停下了收拾的動作,臉色不禁沉重了幾分,

「烈啊,這些話你別再和成種說。」

「啊啊,知道知道,不要再蹬我了,唉一古我怎麼這麼命苦啊,明洙啊你怎麼拋棄了我~~

 

「不想一起吃就拉倒。」

不理李成烈在哪裡嚎叫,揹起包包優賢轉身準備就走。

 

「欸古欸古,等一下嘛~~ 我錯了還不行嗎~~」飛撲搭上了優賢的肩,成烈痞痞的笑笑,「唉唷我們優賢尼,和oppa去約會吧~

 

優賢對成烈笑了笑,這個自己最好的朋友,最了解自己的人,說甚麼,都是為了自己好吧,一直以來都是。

 

成烈又緊了緊環著優賢脖子的手,心中那無奈的感覺又再次的浮了出來,其實自己的這個朋友明明很需要人家保護不是嗎? 雖然說很堅強,但個性敏感有時又沒有自信,像這樣的人別人照顧都不夠了,還要照顧別人,成烈有時覺得把成種放在心裡最重要位置保護的優賢簡直就是自虐,明明不是這樣強勢的人卻為了成種武裝著自己,難道沒有盡頭嗎。

自己也不是甚麼能夠沉得住氣的人,本來就是想說甚麼就說甚麼,認識了明洙之後才有比較收斂了一點小孩心性,像這件事情也是明洙要自己不要管得太多,至少兩個人都樂於安於現狀,自己還硬要蝦攪和甚麼呢..

 

 

「優賢啊..

「恩?」感覺到成烈悶的聲音從耳旁傳來,優賢能夠感覺他的欲言又止。

 

「如果可以.. 就放過自己吧都這麼久了不是嗎?」成烈停頓了一下,「找個能好好照顧你的人吧.. 這麼多年不累嗎

 

 

優賢突然覺得眼眶發酸,原來自己一直讓周圍的人這麼擔心,可是成種..

「我答應成種直到他不需要我為止,我都會陪在他身邊的….

「所以成烈、謝謝你擔心我…. 但是我得遵守諾言才可以

 

…….

 

「阿C裝甚麼帥啊!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揉亂了南優賢的頭,李成烈大聲嚷嚷。

 

南優賢也笑笑,他這個朋友就是,刀子口豆腐心。

也許他說的不無道理,成種當然是很重要的,自己也一點怨言都沒有,只是心裡的確是有些時候希望能夠得到安慰,希望能夠更輕鬆一點的生活,而不是這樣的戰戰兢兢,成烈說的那個能夠照顧自己的人,真的有這樣的人嗎?

 

腦海裡浮出了那天遛狗的男人,南優賢被自己的想法嚇一大跳,明明是才見過一次的人,而且還是在這樣狼狽的情形下,但為什麼

就是感覺這樣的熟悉呢….

而且有一種,好懷念的感覺。

 

好安心的感覺。

 

 

 

 

 

===================================

 

 

侷促的坐著,成種有點後悔自己來到這裡了。

 

今天下課之後,成種和同學在一旁的咖啡廳進行課後討論,當進度做得差不多的時候有一位同學提議討論完要一起去夜店晃晃,若是以前,像這樣已經沒有和優賢一起吃晚餐一起回家,自己絕對是不可能還在外面逗留再讓優賢擔心。

今天只有成烈哥和優賢哥一起吃飯,他們應該吃完就會到成烈哥家玩足球遊戲,成種心思一轉,拒絕的話就沒有說出口了,然後就是,跟著大家來到這裡。

 

提議的同學的哥哥是夜店的管門,靠著關係穿著校服也混了進來。

雖然夜店來是來了,但不會玩也是一樣,過不了多久,朋友們都各自找到玩樂了,他們有些在舞池裡跳舞,有些人到吧檯搭訕女孩,也有人一心只是想喝酒,半醉半醒的死在沙發上,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還坐在原位,清醒的。

 

 

口袋的手機震動,是優賢哥傳來的簡訊

『成種,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吃完要趕快回家噢,哥到你成烈哥家打電動囉=_=! 到家打電話給我。』

 

 

 

優賢哥總是這樣的溫柔,對自己包容,不曾懷疑過自己

但自己現在在做甚麼呢? 在這樣的地方,這裡的所有都跟自己顯得格格不入,身上還穿著校服,被問起來該怎麼辦呢,遇到認識的人該怎麼辦呢,被優賢哥知道該怎麼辦呢,越想越心虛,成種突然覺得四處的眼神都不對,攏緊了外套,起身準備離去。

 

「成種同學?

成種一轉頭,看見了舞池的欄杆上伏著一個身影,是那個提議來夜店玩的同學的朋友,好像是隔壁校的,跟這地方顯得熟門熟路的樣子,「你要走了嗎? 這裡要開始舞蹈表演了噢。」

 

成種總覺得他長得很面熟,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我

 

「難得來了嘛不是嗎? 這麼早回家難道是媽媽boy?

只見他現在瞇著他的眼伸出了一隻手向成種做出邀請的動作,嘴巴咧著大大的,很那甚麼…. 把自己當女孩了嗎嗄。

 

「你才媽媽boy,看就看誰怕誰!

有點惱火的忽略那隻討厭的手,成種不理會的跨進了舞池。

留下那支依舊擺在那的尷尬的手,手的主人也只是笑笑,特心機的那種。

 

 

 

夜店的舞池是圓形的,此時正在中心點,DJ的前面圍繞著一圈不薄的人牆,所有的人好像都在呼喊同一個名字,成種撥開了人群想要擠到前面。

燈光交錯,人群摩肩擦踵,成種覺得呼吸困難,後面的人不斷地向前擠,自己也只能慢慢地跟著移動。

 

HOYAHOYAHOYAHOYAHOYA….!!

 

終於聽清楚人聲沸騰的主角,一個叫做HOYA的人。

隨著人們呼喊的頻率強度越增強,氣氛也越來越高漲,DJ突然變化了節奏成為強烈又霸道,一個人影從二層的看台出現,所有的人將目光都移到了那人身上,只見那人抓住繩索縱身一跳,伴隨著人們發狂似的尖叫聲降落在圓圈的中心。

 

HOYAHOYAHOYAHOYAHOYA….!!

 

 

享受般的聽著人們的呼喊,HOYA朝天空指出了一根手指,人們整齊的停止的響聲,眼看著手指忽地一落指向了DJ,音樂再次的開始,人聲再次鼎沸,頓時店中屋頂像是要掀了一樣。

 

HOYA的舞蹈裡充滿著力量,力量中又有節制,性感之餘,還伴隨著挑逗,成種看得目瞪口呆,怎麼能夠有這麼帥氣的男人,其實成種也知道自己周圍的男人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極品了,溫柔的優賢哥,外表冰冷內心反轉的明洙哥,風趣幽默的身高讚成烈哥,不過像是這樣的….

 

像是黑洞一般會把人吸引過去的魅力,成種內心充滿著激動。

如果能夠如果能夠

似乎這樣的一次也好,想要被那個人認識,想要認識那個人。

 

 

但這似乎是不可能的夢想吧….

畢竟兩個人,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一樣,追逐他的人一定很多,

自己膽小又沒用,連做朋友都困難吧。

 

 

 

 

成種就這樣看著,想著

直到人潮散去了才回神,而混亂中那叫HOYA的人也不見了,成種摸了摸鼻子想說也該回去了,沒想到一轉身就撞上一個人。

 

「抱歉。」

 

輕輕地說了句成種就走了,出了夜店才剛轉彎,就被拽進了一旁的巷子。

那是一群公子哥,領頭的人看起來不懷好意。

成種認出來,其中一個好像是剛剛自己撞到的人。

 

「你們要幹嘛。」

 

「幹嘛? 走路不長眼睛啊你!!

「抱歉,是我不小心。」儘管對方很無理,為了不惹事,成種依舊禮貌的再次道歉。

 

「抱歉? 」只見那人擺出似乎聽到世界上最可笑的話般的冷笑了一聲。「你把爺撞得全身都痛只有抱歉有用嗎嗄!!!

 

全身都痛也未免太誇張,根本就是來找碴,成種忍不住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已經向你道歉了。」

 

「唷,大哥他剛竟然敢瞪你啊。」一旁看熱鬧的人這樣子的火上澆油,動手推了成種一把。

成種沉默不語,自己多說多錯,倒不如不說。

 

「看樣子好像是學生。」一隻手抓住成種的下巴,左右審視,「長得挺漂亮。」

 

成種惱怒的打開那隻不安分的手,雙眼警告似的瞪著對方。

沒想到這樣一瞪,下一秒腹部就挨了一拳。

「信不信我把你的那雙大眼給挖了出來。」領口被抓著,成種覺得自己被剛那拳揍得胃酸都要衝出來,

「小朋友來到這裡玩是不可以的,就算要會玩,也要付點學費不是嗎

 

 

被扔到了地上,成種撫上了肚子,腦中有好多記憶的畫面衝了出來,靜謐的巷道中男人清脆解開皮帶的金屬碰撞聲,模糊的視線中被燈光遮掩的男人不懷好意的暗影。

成種感覺自己被三個男人架住,強迫的跪著,臉因為頭髮被向後抓著而被迫抬高,男人半解開的褲頭已經亮在了自己的眼前。

 

一切還是,完蛋了嗎。

為什麼自己,總是遇到這樣的事情

想到把自己保護得這麼好的優賢哥,一直以來守護的

為什麼自己要好奇地跟來這裡….

這次,誰也不會來救自己了吧…..

 

 

 

 

 

 

TBC+

 

 

 

那麼,下次見XDD

 

 

 

 

全站熱搜

花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