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固定200日都會寫

只是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我會一直記在心裡,所以還是會把他寫完的

就像看到一半的1997最後還是把他看完把他補完了

這方面花西卡莫名的還蠻有毅力的自己覺得

有點覺得自己像是被編輯催稿的作家一樣

從昨天2點多忙完寫到早上5點多不支倒地,11點再起來繼續的寫直到了剛才

好可怕 啊 真的好可怕 

 

 

 

希望大家會喜歡

文筆不好 故事內容也~~ 不知道

但是呢這是對無限的一份寵愛,是一份誠意,給我喜歡的孩子們的日常的一份禮物

所以其實我不是很需要很專業的文評什麼的 如果想當作禮物送我的話大可不必 

大概只能聽好話的這個階段XDDD

 

 


 

 

 

前文

1. ∞INFINITE∞ 百日SP、二 

2. ∞INFINITE∞ 百日SP、四 

 

 

 

百日之三   by flossica

 

 

 

 

 

 

 

「你要自己走路回去嗎,真的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啦今天明洙不在不是嗎,何況都是走過幾百次的路了。」優賢揮了揮手,「明天見囉!

 

目送著優賢的背影,成烈若有所思,南優賢最近真的怪怪的不是嗎?

以前優賢離開自己家的時候,自己和明洙都會送優賢回家順便來個夜晚的約會。

今天明洙不在,的確沒有甚麼理由,不過依照南優賢的個性應該還是要意思意思的盧自己一下的啊,李成烈搔搔頭,想不通啊想不通~

 

雖然好像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但是最近南優賢真的很奇怪嘛應該要和明洙好好討論一下,是不是和成種發生甚麼事了。

明洙呢明洙呢,怎麼還沒回來TAT

 

「對嘛金明洙跑去哪裡了嘛.

 

 

 

 

 

#####

 

 

少年站在了自家門口遲疑,站了一會後,沒有進門,再次的邁步。

深夜的公園沒有人煙,少年站在公園口觀望,在看到一人兩狗之後眼睛一亮,想要過去,卻找不到任何理由,

 

只好默默的,找了個公園的空椅坐下,遠遠的看著。

 

 

 

 

 

「鍋巴坐下。」男人好聽的聲音,在靜謐的公園顯得很迷人。

「啊啊好乖好乖。」叫做鍋巴的狗坐下,另一隻白色的狗在旁邊無趣的看著他們。

 

「豆腐也坐下。」男人說。

「豆腐坐下。」重複。

 

豆腐不理。

「算了,你都不理我。」像是放棄般的站起,裝著要走。

 

 

 

 

豆腐依舊不緊張。

男人嘆了一口氣。

 

 

 

「鍋巴,手。」轉向黃狗。

「手。」重複。

「手。」

鍋巴歪了一下頭,然後坐下。

這位哥,你沒有教

 

 

「啊算了你們再也不教你們了。」向天哭號了一聲。

 

豆腐鄙視的看了他主人一眼,轉頭,發現了那坐得遠遠的男孩,豆腐眼睛一瞇。

用眼神暗示了一眼鍋巴,鍋巴啊. 姊打了暗號就出發。

 

 

 

 

 

 

############

 

南優賢原本只是在遠方欣賞眼前開心的景象,享受夜晚清涼的風,舒服的空氣,以及一整天下來難得的靜謐。

 

自己這是怎麼了,的確心裡有一點想要再和男人見面,所以想說碰碰運氣也好,來公園晃晃也可,沒想到真的遇到了。

遇到了卻不敢也沒有理由前去搭話,上次很沒有禮貌吧,人家都已經要給予補救了自己卻這麼沒有禮貌的拒絕,甚至可以說是頭也不回的就走,這樣就算說要跟人家當朋友也不知如何開口啊。

 

 

 

感覺到有東西靠近,南優賢懶洋洋的睜開了眼,又是熟悉的那…. 白色肚皮?

喔不!!

 

@#^$*@%^」又被壓扁了TAT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已經趕到我身邊了。

「對、對不起

……」我眨眨雙眼,委屈的爬了起來。

 

「啊,你、你不是上次那個

「不是我。」為什麼每次我都這麼狼狽啊,我哭。

 

「咦?

 

「你的狗為什麼這麼喜歡壓扁我。」看著男人還真的被誤導南優賢覺得自己更委屈。

 

「呃」他又傻傻地笑了起來,抓了抓頭髮,「或許是因為喜歡你?

 

「叫甚麼名字?

 

「我叫金聖圭。」

「我是說狗的名字。」

…………..」他一瞬間臉突然黑了呵心情不錯。

 

 

「跟你開玩笑的,誰叫每次都我丟臉」我努努嘴,「我叫南優賢。」

男人笑了,笑得咧開了嘴。

 

笑笑笑,就你牙齒白啊。

 

 

 

「黃狗叫鍋巴,白狗叫豆腐。」叫金聖圭的依舊咧著嘴介紹著。

「你取牠們名字的時候肚子有這麼餓嗎?

……

「如果有黑狗的話,該不會還叫可可吧」

……

 

有股冷風吹過的感覺

鍋巴忍不住哈啾了一下。

 

 

 

南優賢煩躁的抓抓頭,忍不住吐槽的自己估計一點也不討人喜歡吧

像仙人掌一樣全身都是刺,這要怎麼變親呢…?

 

 

 

 

「優賢常常在公園出現,家裡住這附近嗎?」意外的男人似乎一點也不在意,主動的找了話題。

 

才知道對方的名字不到幾分鐘就開始叫優賢了嗎!!!!???? 這人是自來熟嗎還是.. 花花公子嗎不對我是男的---- 

這是南優賢心中的吶喊,雖然自己並不討厭甚至還有熟悉的感覺但是,雖然和這個叫金聖圭的男人變親近也是自己某種..希望但是,

 

總覺得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啊無論如何。

 

 

 

 

 

 

「我是最近剛搬到這個小區的喔。」

金聖圭依舊笑著眼說著,沒有對於優賢不回答的失禮而表現出不耐。「很久以前也曾經住在這裡但是之後因為家裡的關係所以搬走了。隔了這麼久回來發現其實變化的並不太多,公園啊,街道啊什麼的。」

 

南優賢愣愣的盯著男人健談的說著。

好像已經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和自己隨意的聊著,卻沒有一絲的不便。

男人依舊饒富興趣的說著小區的話題,像是哪條街上的哪家店居然經過這麼久還是開著,優賢側著頭看著帶著笑意說著往事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感覺到他的孤獨,

雖然臉上是笑著的,但是在說起這些回憶的時候卻隱藏了某些悲傷。

 

 

 

「優賢一直聽我說話會很無聊嗎?

原本只是盯著地板說話的男人突然轉了過來,著實的嚇了優賢一跳。

 

「不.. 不會啊。」轉頭對上了男人的眼,優賢努力的讓自己顯得對剛才的話題很有興趣的樣子,但卻看到一瞬即逝的,在男人眼中出現的失望。

 

那抹失望讓優賢感到徬徨,

雖然自己不算非常專心的聆聽男人說話的內容,但那是因為在男人帶著笑容的臉色下,說起回憶卻是這麼沉痛得….讓人不禁在意。

細心的咀嚼這份不協調的同時,也順便懷疑一下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這個男人的心情,卻因此被對方當成一個口不對心的人,南優賢懊惱的想要割掉自己的笨舌頭,怎麼一緊張就口吃了呢

 

 

 

「所以現在自己一個人住嗎?」為了展現誠意,主動提了問題。

「嗯」微笑,「優賢呢?

 

「恩我也是」成種只是偶而過來借住不算是一起住吧,優賢心想,「也是一個人住。」

 

男人張口打算說些甚麼,卻又把話吞進了肚子裡,只成為了一個微笑。

 

 

 

 

 

「一個人住會不方便,還是覺得很無聊嗎?

「恩.. 一開始有點,不過多了這兩個孩子之後天天都蠻充實。」

 

「金先生很喜歡小動物?

「不.. 我很怕狗。」

 

不是吧--------------- 南優賢覺得自己的臉已經變成了一個囧樣。

現在是說養了兩隻這麼誇張的狗的主人,在說自己怕狗嗎蛤== !

 

「以前很怕最近有好多了呵,他們很小的時候被我朋友撿到,總共有三隻,但是因為我朋友他們家有點小所以就請我幫他們養鍋巴和豆腐」

依舊那臉無害,南優賢開始懷疑眼前這個瞇瞇眼的人是個超級爛好人…..

「一開始很小一隻還可以放進口袋裡帶著到處走呢,沒想到長得這麼快,前陣子我也常常被他們壓扁不過最近好多了。」無敵大燦笑,

 

「大概是找到新的玩具可以壓扁了吧

 

收回前言他不是超級爛好人是超級爛人!!! ==!!!!!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看著優賢的表情迅速的轉換讓男人心情大好,忍不住伸手順了順對方頭髮,原本以為對方會拒絕但沒想到也許因為打擊太大所以乖乖的被自己撫摸。

 

 

「那優賢呢,一個人住會無聊嗎?

「平常白天去學校上課,下課也有幾個常一起活動的朋友會一起吃飯,出去玩會約,所以大致上還好。」

 

不是沒有發覺頭上有隻撫著自己的大手,南優賢不想去細想兩個人現在的關係作出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已經逾矩,

總覺得自己要是閃躲的話又會看到男人失望的表情,明明是第一次多說幾句話的甚至可以說是陌生人的對方,為什麼這麼在意對方的心情,

或者是說男人的心情好像可以沒有阻礙的投射到自己的心裡,

優賢的思緒有點亂,但是無論如何,終究沒有排斥那隻大手的親近。

 

 

 

 

 

「有機會也想認識優賢的朋友們呢~

感覺到優賢的眼神有點不知所措,聖圭縮回自己的手,不管怎麼說剛才柔軟的觸感已經讓自己心情大好。

 

「可以啊他們應該不會排斥大叔」

 

大、大叔?!

男人石化。

 

 

「呀我沒有大你多少好嗎」男人瞇起小眼睛。

「金先生出社會了不是嗎?」優賢瞇起也沒有大多少的小眼睛。

 

 

是沒錯」

彷彿年齡是無法觸碰的傷痕,男人有點失去了氣力,大概就真的變成了一個老摳摳,一直以來頗驕傲的事業有成,突然變得有點悲傷?

 

 

看著男人的氣衰,優賢得逞的笑笑。

「為了金先生的身體著想現在已經有點晚了,快點回去休息吧~

 

 

 

 

「啊啊是有點晚了不知不覺11點了..」看了看手表,「需不需要送優賢回去呢?

 

「不..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恩」彷彿也覺得自己提出這個要求有點太突兀了,男人也沒有再堅持下去,

「下次我請你吃飯吧,上次加這次的,還沒跟你道歉」

 

 

「恩那我下次也帶我朋友來認識圭哥吧」

 

「圭哥?

 

「啊.. 叫圭哥不行嗎? 聖圭哥? 還是真的要叫大叔嗎?

 

看著眼前的豆包臉陷入取名字的漩渦,金聖圭只是寵溺的看著。

 

 

「不管怎麼樣還是覺得圭哥最順口了」這大概是結論。

 

「恩」男人給予附和。

 

「呃」現在反而換優賢驚訝了,剛還以為男人不喜歡呢! 「圭哥沒有不喜歡嗎?

 

 

 

「優賢的話怎麼叫都是可以的喔」

 

 

 

「咦」

覺得臉頰有點發燙,很陌生的感覺,南優賢頓時覺得有點手足無措,除了逃離以外,好像沒有別的辦法。 「那我.. 我就先走了」

 

 

 

 

 

看著臉色通紅,走路同手同腳也努力想快速離去的小孩,金聖圭不禁失笑,如果還能再更親近一點,幸福大概也不遠了吧

 

 

「啊.. 鍋巴啊,忘記問聯絡辦法了

 

 

 

 

 

 

 

 

 

 

像作夢一樣的感覺。

記憶猶新的對話。

陌生的感覺。

 

從公園離開獨自回家的南優賢,好像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和金聖圭待在一起的短短十幾分,真的很不真實

自從成種的事情之後,自己已經習慣面對任何不熟悉的人,皆建立起防備性的牆壁不讓人輕易的靠近,對陌生人懷抱著戒心,也再也不會在來路不明的人面前卸下武裝,顯露出自己脆弱的一塊。

但是面對不過見過兩次的圭哥,這個叫做金聖圭的男人。

 

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他觸碰自己的領地,甚至因為不希望看到男人失望的臉而主動的接近和示好。

南優賢知道這不應該,但腦袋裡有個聲音告訴他

 

圭哥應該不是壞人………

 

 

但誰會說自己是壞人,真正的有心人又有誰會明擺著惡意接近你。

每次自己遇到圭哥就會怪怪的,防備心全丟失了暫且不提,

甚至會忘記要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

就像上次第一次遇見聖圭時,把成種一個人孤單的忘在旁邊,當然成種現在已經長大了,發生危險了當然會大聲呼救,也不會這麼容易被騙,

但那時的疏忽的確又讓成種感受到不安,因為自己而造成的不安,這完全是責任歸屬的問題

 

 

沒有顧慮成種的心情,

讓南優賢感到自己十分的羞恥並且自責。

 

南優賢突然覺得聖圭的出現好像讓一直以來平靜的生活產生歪斜,

一直以來這樣的過日子,成烈明洙成種,四人緊密不可分,也一直以來沒有其他人能夠混入他們之中,但自從遇見聖圭後,越來越多自己不熟悉的感覺產生,這不像自己還是,

 

這是自己曾經希望的樣子?

 

 

 

 

 

 

突然,口袋中的手機震動,成種的來電

優賢迅速的接起

 

 

「喂?

「喂.. 優賢哥」聽起來很是疲憊的,成種的嗓音。

 

「安全回到家了嗎?

「恩回到家了,哥呢? 也從成烈哥那回家了吧?

「恩,剛回來呢..

 

「剛回來? 哥今天怎麼玩得這麼晚?

 

「哦…. 因為明洙和成烈他們陪我回家,想說一起去趟超市嘛

沒有想到成種會問這問題,優賢有點無措。

但下意識不想被成種知道自己和金聖圭見面。

 

「明洙哥?

 

「恩,怎麼了嗎?

「沒. 沒有」

 

「以後就算討論功課也別這麼晚回家了,哥會很擔心的」

「好

 

那趕快去睡吧,晚安」

 

「哥」電話筒那傳來成種囁嚅的聲音。

「嗯?

 

「我愛你」

… … … 我也愛你」

 

 

 

 

 

掛線,嘆息

南優賢感到前所未有的煩悶。

 

說謊的。

自己。

一旦開始說謊,就只能再用更多的謊讓讓他圓融下去

但怎麼辦,成種現在還需要他,但自己對聖圭又莫名的有太多的期待和想像

 

 

南優賢突然覺得很累。

 

 

 

 

 

 

 

 

頭皮仍在隱隱作痛,身上之前被毆打的幾處也好像在緊張釋放之後,一個接著一個的開始叫囂,向身體的主人控訴著他們的疼痛。

但比起那些,真正讓男孩記住的

 

那清晰的 手腕被那陌生的男人握過的那段

強而有力的感覺,依舊殘留,揮之不去。

 

 

 

面對那噁心的龐然大物時

李成種有想過就算要咬舌自盡也不要吞下那噁心的東西,

但就在他還沒完全下定決心要咬爛自己的舌頭之前..

 

 

「警察先生,這裡這裡!!! 很有精神的男人的聲音,還參雜著逼進的腳步聲。

 

混混們估計也不想惹事,畢竟他們的家族可能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聽到了有人要過來的聲響,就慌慌張張的四處散逃了,危險的解除讓成種緊繃的心情一下鬆散,腿一軟,臉下一秒就要砸上地板的時候,一個堅定的大手捉住了成種的手腕,讓他不至於整個人摔下去。

 

「你還好吧?!

 

成種循著聲音抬頭,救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在夜店裡令自己目不轉睛的那位舞者!!

 

「你是.. HOYA?

 

男人有點驚訝,但很快的恢復冷靜。

「你看過我?」稍微的打量,「你是學生吧? 怎麼混進去的」

 

在陌生人的面前自己不用當乖乖牌,成種別開了臉,不想回答問題。

你叫來的警察在哪裡?

 

「沒有警察那種東西,就像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一樣,那些人要是被發現在這裡也會很麻煩的。」被小孩頂嘴讓HOYA有點不愉快,「切、真不知道都是從哪跑進去的。」

 

 

 

……我是從門口走進去的」

 

「看來店裡的管制出了很大的問題啊HOYA自顧的說著,掏出手機開始播號。

 

「你要幹嘛」看著男人的動作,成種感到不安。

 

「叫真正的警察來啊,有未成年出現在不應該出現的地方。」

 

 

 

沒考慮到依舊沒什麼力氣的雙腳,成種撲向男人想要搶下手機,不可以自己不可以被發現,優賢哥知道怎麼辦,乖巧的成種不行被發現在這種地方。

「請不要叫人來拜託

 

成種的眼眶已經被淚水浸潤,優賢哥知道之後平衡的破壞會導致多嚴重的崩壞,光是想像就不能承受,痛苦得快死掉了

 

 

看著少年驚恐的眼淚,HOYA放下了電話。

男孩很漂亮,也難怪會被心懷不軌的人看上,大概是一時新奇才來的吧。

「既然知道有擔心你的人,就不要再到這個地方來了。」

「在這樣的地方,不是每一次都可以用謊報有警察這樣的技倆就可以逃脫的,記住了小孩。」

 

 

說完後,揉亂了成種的頭,HOYA轉身離開。

只剩下成種一個人呆在原地,頭低低的,臉色通紅。

 

 

 

 

 

 

 

 

TBC+

 

下次~ 不知何時見XD

 

 

 

 

全站熱搜

biong花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