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花西卡喜歡infinite又再次滿百日的日子^^

百日SP是、王道文(是的) *不喜的人請XX了噢 謝謝;

因為這個故事才寫到不到一半(?),看來是個大長篇..

有關文章的名字甚麼的也都沒有決定,但這是只有在百日才會出現的連載文

100天才出一篇

是的沒錯XD (雖然一篇很長)

 

為了這個兩百日我想了很多的禮物

最後著手寫了文章,因為希望是有誠意的禮物

在我和infinite中間,甚麼樣的事情是對他們很大的愛

當然平常一篇一篇的日記、網誌都是

但是表達我的愛的辦法還有就是這個

因為要我認真的寫故事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很花時間),所以是真的很喜歡才給寫的

 

 

 

 

配對是王道CP(鮭魚,吐司,亞東) (吐司是烈攻)

但是在那之前有很多不確定的CP會出現,所以也算是混亂(吧)

結果會是王道的

 

因為沒有命名,所以就這樣直接開始吧。

他的名字暫定就是百日XD

 

 


 

 

 

 

 


百日 by flossica

 



「成種啊,下課要不要一起去吃些甚麼?

「啊今天... 優賢哥要來接我呢.

 

「隔壁大學的那個哥哥啊...啊,真好呢」同學A像是想起了甚麼,「不過你那個哥啊..雖然帥氣長得又高,但是都不怎麼笑啊?

「雖然女生都說那樣很帥,可是實在是不太親近啊?

 

 

我輕輕笑了一下,

優賢哥...不是不怎麼笑...

而是不輕易在不熟的人面前笑啊。

 

 

 

 

 

 

和同學道了再見,成種快步走向校門,讓優賢哥久等可不太好

南優賢是鄰居的哥哥,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是在陰錯陽差之中,和自己有過婚約的哥哥。

 

南家夫人孫世靜和李家夫人申彩英是多年的好友,彩英懷成種的時候,小優賢跟著媽媽來到李家玩。

 

 

「彩英啊,這胎是女孩?

「嗯嗯我有直覺這是個女孩呢^^

 

「姨姨要生漂亮的妹妹嗎?」小優賢趴在了彩英的腳上,一雙大眼睛直直盯著那圓滾滾的肚子。

「恩~姨姨的這個小孩給優賢作媳婦好不好?

「恩好^^

 

 

 

只是沒想到,彩英卻生了個男孩,即使長大後生得很標緻,有著漂亮的大眼,纖細的四肢,致命的S line,他還是個帶把的男孩,當時的約定並沒有立甚麼協定只是個口頭婚約,兩家的家長看成種是男孩也沒再說甚麼。

 

只是偶而說起這樣的事的時候,會笑話成種和優賢,這讓小時候的優賢對成種有著莫名的敵意,總是拉著損友李成烈欺負他。

小時候的成種很內向,周遭只有優賢和成烈兩個玩伴,小成種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人總說自己和優賢哥是一對,但是優賢哥卻對自己這麼的非好感,總是只跟長得像長頸鹿的哥哥玩,就算自己死纏著要出去還是會帶他,但是都只是把他扔在一邊。

 

這讓幼小的成種心裡其實很受傷但又不敢跟爸媽說

如果說了的話連優賢哥都不帶自己出去,那自己就甚麼都沒有了。

 

 

 

 

 

 

*****

 

成種急急的從教學樓趕出來,平常這個時候已經淨空的校門口,卻不尋常的在某一角充滿女孩的尖叫聲,包圍了某個人然後以同心圓圍成了一圈一圈的人牆,成種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一切就是、

晚了。

 

倒是在成種在圈圈的外圍嘆氣的時候,優賢就已經看到成種了

 

 

「不好意思。」

優賢低語,周圍的女孩像是中了魔力一般自動的往兩旁退開,讓優賢有了條能夠走的路。

成種低下了頭,看著那雙修長的腿靠近並最後停在自己眼前,然後脖子上一股暖意,優賢哥替自己圍上了圍巾,女孩們此起彼落的響起好好噢…” 之類的驚呼聲,成鍾覺得四周的眼光有點熱,頭垂得更低了。

 

 

「走吧」

「恩」點頭

 

 

 

 

 

和優賢哥在一起還有成烈哥,和優賢哥及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呀李成鍾你又被留下來了?」成烈哥,「就跟你說要跟我和優賢好好學學,學習的時候要跟著我們呀,哈哈哈哈」

「成烈啊你今天差點報告開天窗了不是嗎?

「呃,哈哈哈哈哈」 「反正有你罩不是嗎~ 嘿嘿、兄弟~?

「疵」南優賢也笑了

 

 

 

一路上三個人晃到了咖啡廳,沿途上成烈不斷地說著今天的某場球賽自己的英勇表現,照李成烈的說法是因為他手一舉就沒有人能夠勾到球所以有關於籃球這件事對他來說就有如蛋糕一塊這樣的簡單。

南優賢偶而幾句吐槽,偶而也說說自己的看法,左手牽著成種的右手,成種默默地不說話跟著一邊,入冬之後的傍晚氣溫偏低,成種將鼻子以下埋進了圍巾裡,成種悄悄的吸了一口,安心的味道充滿著鼻腔也充滿著心裡,還有手上安定的溫度,成種悄悄地笑了。

 

 

有優賢哥真的是太好了..

看著那個走在自己前面聽著成烈哥比手畫腳的背影,一定是瞇著眼笑得很開心吧。

 

 

 

 

 

*****

 

成種小時候,曾經經歷一場恐怖的體驗。

那年成種3歲,優賢5歲,兩人以及成烈一起就讀小區裡的幼稚園

因為成種的父母是做國外貿易的,常常要往返國內外,所以很多時候會把成種接來南家照顧一段時間,雖然對於年幼的成種來說父母不在身邊是很殘忍的,但是為了事業也沒有辦法,好在看到兩家小孩玩得還不錯,便也放心的把成種交給南家照顧。

 

只是大人們知其一不知其二:

有關小鬼優賢,只是在大人面前裝作很疼愛弟弟的樣子的這件事。

 

 

 

 

成鍾三歲的某個下午,小優賢吃完下午茶後要跟惡童成烈一起玩下午的GAME

南媽媽當然要優賢帶成鍾一起去囉,小優賢縱使千萬個不願意也得答應

如果不答應的話,李成鍾那小鬼又要哭,哭了媽媽就會生氣,今天晚上的晚餐說不定就沒著落了

 

 

「優賢.. 哥哥. ..

「啊啊啊你離我遠一點! 煩死了真的是很黏人耶你這愛哭鬼!

 

 

「啊啊,優賢尼,又帶了小鬼一起來玩了」李成烈小朋友抱著大直升機出現。

 

「哪有!!是他一直死纏著我好不好!

「你媽咪不是說他是你的媳婦嗎?

 

「哪...哪有! 我以後媳婦是有S line,漂亮可愛的女生好不好!!

「你看他哪裡像女生!!」指。

 

 

 

「好啦好啦,欸我媽買給我新的遙控飛機要不要玩」

「好啊!

「優賢哥...

「愛哭鬼你去那邊坐著不要過來!

 

 

 

 

 

成種坐在了花圃的椅子上,想著自己是不是不夠漂亮可愛優賢哥哥才會不喜歡自己,想要被優賢哥哥喜歡,想和他還有成烈哥哥一起玩,

 

啊,上次他們兩個在聊隔壁向日葵班的小香穿的那件蓬裙很可愛....

還說要送小兔子棉花糖給小香的說....

 

如果成種是女生的話,就可以穿蓬蓬裙了

優賢哥就會喜歡自己了還可以當優賢哥哥的媳婦……

想著想著,眼角掛著一顆晶瑩淚珠的成種就這樣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成種感到有點冷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黃昏了

空無一人的公園,優賢哥哥和成烈哥哥都不見了

 

小成種眼看公園越來越黑了,突然一陣風把樹木吹得沙沙響,也把成種心裡最害怕的心情給觸動了,幾乎是一刻也不敢停留的,拔腿就往公園後面的小街跑去。

 

 

 

就在成種跑走之後的幾分後,優賢和成烈的聲音又出現在了公園

 

「所以我就說你出來不要帶著拖油瓶嘛,好險在進家門前有想到。」

「謝謝你陪我回來接他啊~」優賢看著成烈笑了一下,剛才在進家門前發現李成鍾沒有跟著,才想到把他丟在了公園,趕緊又再跟成烈折回了公園,天已經有點黑了,李成鍾一定在哭鼻子了吧..

 

因為小傢伙怕黑,晚上常常纏著要自己一起睡。

 

其實優賢也不是這麼的討厭成種,畢竟成種長得真的蠻可愛的... 只可惜是男生..

聽媽媽說自己小時候還要李姨把成種嫁給自己呢,呃其實也不是不行啦因為成種很可愛.. 雖然愛哭..

不對愛哭不是重點,重點是成種是男生!!

小優賢拍了拍自己的頭,怎麼一直想到成種眨把眼睛叫自己優賢哥的臉呢。

 

 

 

 

 

「咦! 優賢尼,愛哭鬼不在耶!」耳邊傳來成烈的叫聲

優賢慌忙地跑過去,只見應該要有成種坐著的椅子空空如也

 

 

 

 

 

「成種! 你在哪!

「愛哭鬼! 快出來!

 

「李成種!!

「愛哭鬼!~」

 

 

兩人向周圍大聲的喊了幾句,卻沒有回應

 

「你說他會不會先走回去了啊?

「不..不可能,他不認識路」

 

 

「呃還是...

「成種怕黑,看到我們不在,一定不敢待在這裡所以離開了..

「那他會去哪? 他不知道怎麼回去?

「我要再去找找..!

 

「優.. 優賢!

 

 

 

 

 

****

 

再說說盲目跑出公園的成種,公園後的巷弄因為還開著幾間服飾店所以還算光亮,成種稍微比較不害怕了,尤其是來到像這樣彷彿新世界的地方

成種只會在優賢要出門玩的時候一起出門,去的地方不外乎幼稚園,公園,玩具店這幾個地方,亮晶晶的櫥窗中陳列的漂亮的衣服和首飾讓成種眼睛都亮了起來。

 

突然,入眼了一件可愛的女孩洋裝。

蓬蓬的裙子是優賢哥哥喜歡的,裙襬夢幻的蕾絲,還有點綴的粉紅色,成種像是定格一般的站在了櫥窗前,眼巴巴的看著眼前的洋裝。

 

一定很貴吧,但是優賢哥哥一定喜歡

這麼漂亮的衣服,就算是成種穿了也會可愛吧

穿了的話,優賢哥哥一定會喜歡自己吧...

 

 

 

 

「挖好漂亮的衣服噢,小妹妹妳很喜歡嗎!?

突然一個聲音出現,成種抬頭,看見一個笑得溫柔的中年人

 

成種點了點頭.. 雖然自己不是小妹妹... 可是自己是真的覺得這件衣服漂亮

 

「要不要穿穿看呢?」中年人繼續笑得溫柔

 

「我沒有錢錢..

 

「叔叔可以買給你噢,」中年人伸出了一隻手,「妹妹只要穿好之後讓叔叔拍張照就可以了」

 

成種頭一歪,拍張照真的就可以了嗎? 拍照成種知道,喀擦一下,不會痛。

然後自己就可以穿那件漂亮的洋裝給優賢哥哥看了

優賢哥哥就會喜歡自己了。

 

於是小腦袋輕輕點了點,就跟著男人進入了衣服店。

 

 

 

 

 

 

****

 

優賢拔腿跑進了公園後的巷子裡,這裡是公園附近最亮的地方,成種可能跑到這裡來了

 

「呀南優賢,你怎麼要跑都不說一下,我... 嗚嗚嗚」成烈喊著喊著,就突然被優賢給摀住了嘴。

「鋪挖阿,幹嘛啊你!

 

「噓! 那個人是成種嗎?!」優賢用手指了一個方向,此時正有一個穿著粉色蓬蓬裙的小孩被一個男人牽進巷子裡的小道。

「是有點像成種可是他怎麼會穿蓬蓬裙!?」小成烈摸了摸下巴,「但是很可愛啊!

 

 

 

小優賢翻了個白眼。

 

「我過去看看! 李小烈你去找大人!!

說完就跑近了陰暗的巷子裡...

 

 

「呀南優賢!

 

 

 

 

 

 

 

****

 

 

巷子裡。

 

「對~ 就這樣站著,真是乖啊,來,手擺在下巴上」

成種站在牆邊,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叔叔要把自己帶到這個黑濛濛的地方,這個地方比剛才公園的地方還要黑,小小的手微微地顫抖,但還是聽話的依照男人所說的擺好動作。

 

「好...好了嗎..」細細的聲音抖著,腳由於害怕的本能而移動著步子,「我..我要回家了!!

「妹妹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呢?」中年人抓住了成種的手,眼神不再溫柔,雖然還是笑著,但卻令人毛骨悚然。

 

「我..我不要拍了」成種眼睛噙著眼淚,「我要回家..優賢哥哥....

成種橫衝直撞的想要扯開男人的手。

 

 

--------------------

 

 

成種睜大了他原本就很大的眼睛,可愛的洋裝上硬生生的被割破了一個口子,在裙襬的地方

而中年男人的手上不知甚麼時候多了一把刀子,另一手則是依舊死死的抓著成種。

 

 

 

「你應該不想要自己的臉和漂亮的衣服一樣吧?」亮了亮刀子

「可惜了呢,這麼漂亮的衣服,還有這麼漂亮的臉。」

「下次可就不只是裙擺而已了」

 

 

 

成種張大了嘴巴,臉上寫滿著恐懼,全身忍不住地顫抖,現在應該怎麼辦,他怎麼會有刀子,他要幹嘛,成種一動也不敢動,自己已經夠醜了,如果在被畫上幾刀,優賢哥哥可能連理都不理自己了吧...

男人見小孩已經乖乖就範了,便露出貪得無厭的表情,「看看你這麼不乖,這麼漂亮的衣服都破掉了,你說說要怎麼賠償叔叔?

 

 

成種只知道搖頭。

 

「衣服破掉的話,就乾脆不要穿吧」說著便從刀子畫出的裂口把洋裝撕成了破布,成種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害怕之中,成種胡亂的用雙手蓋住自己的身體,至於眼淚早就濕潤了整個臉了。

「什麼啊,竟然是男生。」男人抓住了成種的手,呿了一聲,下一秒卻被一個堅硬的盒子砸了手。

 

 

 

是遙控飛機的操控手把。

 

「你這個變態,你想對成種做甚麼!!

 

「優賢哥哥!!

成種喜出望外,因為他看見優賢哥哥氣沖沖的站在了巷子口,優賢哥哥來救自己了!

 

 

「小鬼你嘴巴放乾淨點!!」大叔手被砸到有點惱羞成怒,放開了成種,把刀藏在身後便向優賢走了過去。

看男人就這樣走過來了小優賢也是底氣不足,李成烈那小子怎麼這麼慢啊... 自己還能拖多久呢...

 

「對...乖乖的不要動.... 叔叔也會好好疼愛你的....

 

男人越走越近,優賢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找到最好的時機,把手裡的沙子撒向男人的眼睛!!

刺痛的感覺讓眼晴的男人痛不欲生

 

 

「死小鬼我要殺了你!!!!」被激怒的變態大叔正準備抽出藏在背後的刀的時候,成種卻撲了上來。

 

「優賢哥哥小心!!

突然衝出來的成種讓男人嚇了一跳便胡亂的揮刀,

 

「啊----------」成種痛得尖叫,血腥味一瞬間在這小巷中漫出,成種的右臉頰血流不止。

 

 

 

男人估計原本沒有要見血的,只是拿刀要嚇嚇他們,於是也稍微分神了一下,優賢趁這個時候大力的朝男人拿著刀的手咬了一口,

感覺到手臂吃痛的男人用力一甩就把優賢甩到了牆上,優賢的胸部直接撞在了堅硬的牆上放出了很大的鈍音,非常痛,非常的痛優賢覺得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但是成種...成種還在流血..成種怎麼辦...

 

 

 

 

 

「警察叔叔這裡!!! 快點!!

這是優賢在昏迷之前聽到最後的一句話,

 

啊李小烈...你好慢。

 

 

 

 

 

 

 

*******

 

優賢整整昏迷了一天才甦醒,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成種沒事吧

 

然後早就等在旁邊哭鼻子的李成種下一秒就撲進了優賢的懷裡,優賢胸口依舊疼痛但看見成種沒事也開心地哭了。

世靜看見緊緊靠在一起的兩個孩子,原本還打算教訓把成種丟在公園的優賢,但看見自己兒子受傷也很是心疼,而且成種平安無事,也就沒有再責怪優賢沒照顧好弟弟。

 

 

當晚成種仍舊堅持要陪著優賢,世靜拗不過他,交代了護士稍加留意便讓成種留在了病房,還給擺了個小的沙發床給睡。

成種躺在床上,手裡鑽著被子,黑漆漆的房間,傳來優賢哥均勻的呼吸聲。

 

「優賢尼哥...」囁嚅.

 

 

「成種為什麼跟陌生人走呢」亮亮的,成種感覺到病床上的優賢哥給的視線。

「他...他說他會買蓬蓬裙給成種,如果成種給...給他照相的話...

「蓬蓬裙..?

「優賢哥哥... 喜歡蓬蓬裙..

 

 

 

「痾」

「優賢哥哥上次說蓬裙好看的…..成種想要優賢哥哥喜歡….

 

「痾、也不是不喜歡、痾、但是這跟成種有甚麼關係啊..!

.....」眼眶充水

 

 

「好好! 不要哭!!」優賢揉了揉頭,「所以,因為成種覺得我喜歡蓬蓬裙,然後那個大叔說要給成種買蓬蓬裙,成種就跟他走了」

 

 

點頭。

「成種... 想要優賢哥哥喜歡...可是他突然拿刀子出來...成種真的好害怕...還讓優賢哥受傷...

剛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像珍珠一樣的滑落。

 

 

 

「成種啊,過來一下吧」

....」男孩還是只在哭

「過來一下吧....哥胸口好痛啊.

 

 

 

「哥很痛嘛!? 要不要叫護士姐姐!!」一聽到優賢胸口痛,成種急忙的起身跑到了優賢身邊。

 

「你不哭我就不痛了」摸摸成種的頭

「還哭!

….」癟嘴。

 

 

 

小優賢看著哭得兩頰紅紅的成種,好像肉包子啊,粉噗噗的臉蛋好可愛,真想吃一口,這樣想著,也實踐了他的想法。

 

「呃?」成種發現優賢哥哥正含著他的臉頰,「優賢尼哥」

「成種就算不穿蓬蓬裙也一樣可愛,所以不要再說要穿裙子了..」小手戳了戳成種的臉,「以後優賢哥哥都會保護成種,會一直牽著成種的手,像這樣!

 

然後打著點滴的手伸出了被子拉住了成種的小手。

溫柔的、溫暖的,像優賢哥的笑容一樣。

 

 

 

 

 

 

「優賢哥哥會幫成種打壞人,不會讓成種再被欺負!」左手朝空氣揮了幾拳,優賢笑得好不燦爛。「所以以後都會牽著成種的手。」

「真..真的嘛!?

「那是當然」小優賢緊了緊握住成種的手。

「成種也不會,放開優賢哥的手...

 

「嗯!

 

「和哥哥打勾勾...

「好的,打勾勾!

 

 

 

 

之後的確優賢就像小時候約定的那樣,因為成種的個性比較害羞,長得又粉嫩,有時會被欺負,優賢就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把欺負成種的人打飛,但由於畢竟兩人差了兩歲,上了小學以後總有分開的時候,一開始被欺負的時候,成種還會不厭其煩的向優賢告狀,讓優賢一個一個的去教訓他們,但是久了之後,成種也學會強硬一點,害羞的個性改了一點,也就比較少被人欺負了,現在的成種雖然話不是很多,但是已經不會再受人欺負了。

 

而優賢,因為小時候發生的插曲,自從那次以後便收斂的玩心,雖然還不至於到冷血無情,但是對於初次見面的人總是帶有提防和戒備,尤其是遇到和成種有關的事情更是心眼特別多,優賢害怕成種再一次的受到傷害,因為小時候的事情一直都優賢非常的自責。

 

成種很多時候都知道自己可以解決某些問題,卻更喜歡看到優賢哥在乎他的樣子,所以習慣裝傻。

優賢的心裡成種永遠都是需要保護的孩子,因為自己的不負責任和失誤,讓成種有不好的童年回憶,優賢有時覺得成種現在這樣少言並且害怕人群的狀況,都是因為那次的事件,因此更是心疼成種。

 

 

 

 

 

 

*******

 

「成種啊怎麼了嗎?

依舊是那雙修長的腿,優賢哥牽的手依舊拉著,成種抬頭

 

「到了噢,成烈已經進去了。」額頭被溫暖的大手蓋住,「沒有發燒啊...但是成種很沒有精神呢~

「哥我沒事.. 低頭,「成烈哥怎麼不等我們」

「哈哈哈,他看到明洙當然是馬上衝過去啦~ 我們也進去吧」

 

 

 

 

"叮拎"

 

 

 

「呀這裡這裡~」李成烈依舊開朗的揮著手,不過身旁多了一個人,帥氣是帥氣,但對於李成烈的大聲叫嚷似乎擺出了稍微嫌棄的表情.

「明洙已經幫我點好了,因為是我的明洙嘛,呵呵呵」強調著"我的"兩字,李成烈笑得好不欠揍

「所以說你們就自己點吧,呵呵呵」

 

「李成烈你吵死了」

 

 

 

 

 

成種悄悄的看了明洙哥一眼,雖然很不明顯但是好像臉紅了。

 

明洙哥是成烈哥的...戀人? 這樣說也不對,應該說是明洙哥喜歡成烈哥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的那種,除了在戀愛上少了根筋的成烈哥以外。

 

優賢哥和成種雖然從小就認識了成烈,但中間曾有一段時間成烈家搬到了別的地方,因此成烈哥的國中是在別的城市讀的,優賢哥高一時再次和成烈哥相遇的時候,成烈哥身邊就多了個叫金明洙的人,三個人同班一直到考了大學,成烈哥和優賢哥繼續是大學同學,明洙哥則是去就讀了戲劇學校,最近聽說參與了幾個試鏡得了些戲分不大的腳色,但總算也是出道了,有個好記的藝名: L


和成烈和明洙在咖啡店聊天聊了一會,咖啡店還有附簡餐,四人順便解決了晚餐,現在成烈哥和明洙哥一起在外面租房子,優賢哥一個人在外面租屋,有時成種也會過去玩,或是向優賢請教課業。

 

 


吃完飯之後成烈哥原本說要去遊樂場玩投籃機,被明洙哥一口拒絕,說了句「我累了你要去就自己去,但是我絕對不會幫你開門的。」便轉頭就走

成烈哥嘿嘿的笑了兩聲,跟我們揮揮手說「我們走啦~」就屁顛屁顛的跟著明洙哥走了。

 

真的不是明洙哥不貼心,成烈哥在吃飯的時候又把剛才跟優賢哥說的內容重複了一次,而且又再加油添醋了一點,剛才只是一塊蛋糕這樣簡單的事,被描繪成半塊蛋糕這樣簡單的事。明明是帶球上籃,卻說成帶球灌籃。

 

明洙哥黑著臉,成烈哥繼續說,優賢哥笑著眼聽然後把火鍋裡的南瓜丟進了我碗裡,我把他吃掉,我知道他討厭吃那個,

然後明洙哥還是黑著臉,然後成烈哥繼續說,優賢哥依舊笑著聽然後把紅蘿蔔丟進了我的碗裡,我這次把他丟到成烈哥的碗裡,紅蘿蔔我也不喜歡吃。

 

成烈哥只顧著說沒注意到那是胡蘿蔔,咬了一口呸呸呸

明洙哥笑了。

 

 

 

 

像是這類的事我們之間常常發生,優賢哥和我,成烈哥和明洙哥。

很多年後。這樣的畫面依舊在我的腦中不願忘記。

我不是不滿意生活,也不是後悔遇見誰,只是偶而獨自一人的時候,

 

會特別的懷念而已。

 

 

 

 

 

 

***

 

 

成烈哥被明洙哥綁走之後,我跟著優賢哥的腳步回家。

優賢哥的手仍舊盡責的牽著,左手牽著我的右手,在我右前方一個腳步的位置。

 

優賢哥的租屋處租在學校附近,跟我回家的路上是順路。

我們一路無話的走著,只有腳步磨過沙石地的沙沙聲。

 

 

 

「快要考試了吧?

「嗯..下下禮拜...

「複習的怎麼樣了?

「還可以...

「我送你回家吧」

「可以去哥家嗎?

 

 

 

 

 

優賢哥沒再回話,我們之間又再恢復了安靜,

 

我和優賢哥一向沒甚麼話聊,優賢哥像我的親人,像爸爸、像媽媽、也像哥哥。

肚子餓了優賢哥會幫我準備好,做錯事了優賢哥會告誡我,但我很少讓他這麼做,優賢哥教我功課,帶我出去玩,讓我參與他的世界,對我沒有隱瞞。

 

優賢哥曾經問我有沒有在班上交一些朋友,我只顧低著頭,不敢說因為我想跟你在一起,如果答應了那些朋友,哥你可能就不會這麼注意我了所以我不要。

優賢哥見我沒有回答又滿臉委屈,嘆了口氣摸了摸我的頭,溫柔的說沒關係慢慢來吧成種。

 

所以我成功的進入了優賢哥的生活圈子裡,和李成烈、金明洙一起同進同出。

 

成烈哥現在還是愛說我是優賢哥媳婦這樣的話,但不同的是優賢哥不會再否認了。我自己覺得這不是因為這真的成真了,而是優賢哥害怕如果他否認的話我會傷心,所以也都不會再說什麼。

也許因為沒有人否認,我順理成章的真的當起了優賢哥的戀人,只是像戀人一樣,並不是真正的戀人。

我們會擁抱、會親吻,擁抱可以給對方溫暖,但親吻就存在著將錯就錯,因為我是要求的,希望優賢哥親親我,從小到大都是這個樣子,我們的相處比起愛情來說,更多的是習慣,我們習慣和對方在一起,不習慣生活中失去對方的身影。

 

 

 

 

其實優賢哥很受女孩子歡迎,但他不會對我說。

只有成烈哥有次開玩笑的跟我說,成種啊優賢因為你每次都不參加聯誼,會被排擠的啊..!

這樣說後被優賢哥聽到了,他收斂了笑容要成烈哥不要亂說,但這件事還是記在我心裡,雖然我希望能夠霸佔著優賢哥,但是我不要他難做人。

 

 

因此優賢哥高二的那年,我國三,聽成烈哥說班上有個女生對優賢哥很有好感,哥也對她蠻有好感,我和成烈哥說好要幫優賢哥一把,成烈哥把他的腳踏車借我讓我自己騎回家,好讓優賢哥能單獨和女生約會。

這是因為優賢哥的下課行程一定是先來接我,然後帶我吃飯,再來送我回家,不是沒有其他優賢哥沒有興趣的女生曾經試圖加入這個行程,但是因為優賢哥沒有那個意思,一兩次後就會自討沒趣的離開了。

成烈哥說是有查覺優賢哥也對這次的這個女生關心有加,所以才有意撮合的。

 

 

 

 

儘管成烈哥說我已經自行騎車走了,優賢哥還是堅持要到我的學校確認,因此帶著女生到了我們學校,我對於這次這個似乎不太一樣的女生也很想一睹風采,所以把車停在了校門旁巷子口,人偷偷的朝巷子外面望。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就在優賢哥剛好轉過頭可能快跟我對到眼的時候,我趕緊掉頭,然後技術不良的我就直接撞上了迎面駛來的汽車,所幸是在巷子裡對方車速也不快,要不然估計我也就再見了。

 

斷了根腳骨,不是很嚴重。

這件事又讓優賢哥自責得要死,成烈哥的白眼在我住院觀察時期也是沒有停過。

但之後不知道優賢哥跟成烈哥說了甚麼,成烈哥再也沒有要介紹女孩給優賢了。

 

而當時那個女生,當然也是無疾而終了。

 

 

 

 

所以要是有人要問我和優賢哥是甚麼關係,我心裡設定的答案當然是戀人之類的關係,就像優賢哥承諾的不會放開我的手這件事一樣,我也絕對不會停止我對優賢哥的依賴。

 

如果我們沒有遇到甚麼意外的人,

也許這樣子的關係就會繼續下去。

 

我還是優賢哥的媳婦,可能再加上明洙哥和成烈哥,一輩子在一起。

 

 

 

 

 

 

 

 

*****

 

 

「成種,要不要吃棉花糖」

 

優賢哥突然停下腳步,一邊想事情的我差點一頭撞上。

只見優賢哥笑得好看,修長的手指向了公園一腳停著的小賣車,上面充滿著五顏六色的棉花糖,像一朵朵隨手可得的雲。

 

 

 

我點點頭。

 

 

 

 

「在這裡等我一下」

 

放開了牽著我的手,優賢哥上揚著大大的笑容,跑往了棉花糖車。

我一個人待著。

 

優賢哥的背影不是很寬闊的那種,肩線有點往下掉,但是不至於顯得穿不住衣服,胸肌因為規律的運動有條很深的溝,還有結實的腹肌,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和優賢哥在一起這麼久應該看過的還是有看過的!!

 

雖然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優賢哥太瘦了一點。

真不知道他的肌肉是從哪裡來的。

 

優賢哥此時正瞇著他的笑眼,亮著白閃閃的牙齒向老闆比了個大大的V

接著轉過頭來對我笑,我也對他笑了一下。

 

然後,老闆利落的身手捲好了棉花糖,一隻、兩隻。

優賢哥接過,遞上錢,華麗的轉身之後向我的方向走回來。

 

 

 

「成種啊~ 我買了草莓的~~

晃了晃手上粉紅色的那團,優賢哥衝著我笑,我看見左邊有兩隻狗飛奔而來,前面那隻已經縱身一越往優賢哥的方向去,但哥完全還在開心的朝我傻笑。

 

 

 

 

「哥! 小心右邊!」我大喊

 

「咦..

 

 

 

 

 

 

 TBC+

 

 

 

 

 

下次再見囉

100天以後,100說實話有點久

不過以現在這樣的份量來說,我大概從過年的時候就在寫了...

希望能夠好好琢磨的寫著這個文章,同時也不要給自己壓力

所以,不用懷疑我和infinite的感情,至少我自己並沒有懷疑XD

 

 

 

 

 

 

全站熱搜

花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