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髮的烈烈和種尼 搔搔下巴!!

笑得好呆的賢尼,還有跟賢尼一起瞇著眼睛的阿圭

優賢尼的臉好寬好呆哦 好可愛哦~~~

 

張東有美人尖  XD

李浩沅自己裝乖地站在旁邊 kk 

 

 

 

 

 

翻譯 by弱西卡

 

 

Q: 當聽到日一輯的時候有甚麼感覺

沅: 在日本發專輯我感覺我們真的有像歌手一樣在日本活動了

 

Q: 韓版和日版有甚麼不同

雨: 因為語言不同會有不一樣的發音,還有一些可以慢慢欣賞的,在不同發音之下產生的適合日語的旋律

 

Q: 這次出日語專輯,你們的日語都可以溝通了嗎

優: 我想我還不夠成熟,我會更努力!

L: 我是覺得有好一點,可以在這之間又學到更多日語,在日文歌詞中學習新的單字

 

Q: 在學日語的時候有甚麼瓶頸嗎?

雨: つづ (tsu zu) 很難發,舉例像是 続ける (持續) 就很難 (苦笑)

 

Q: 在這麼忙碌之中錄音會很困難嗎!?

雨: 這就是我們平常生活,我們犧牲了休息和吃東西的時間

 

Q: 在回歸的時候大概一天睡多少

無限: 大概兩個小時! 但是我們習慣了

沅: 我們應該改團名叫 "兩小時"    (真難笑啊沅沅

 

Q: L之前有演日劇,如果有機會你們想要在日本進行怎樣的活動?

圭: 我想要和L做的一樣 (大家爆笑) 我們的line很有人氣的!! 

L: (用日文) 我很開心

雨: 我知道日系時尚很有人氣,所以J-FASHION的一些東西想要嘗試

優: 我想要發個人專輯    (OAO

L: 我想要開攝影展,而這個夢想已經實現了所以我很開心

優: 我也想要開一間咖啡廳!! 就可以給日本的INSPIRIT熱咖啡和溫暖的早餐,請給我介紹適合開店的場所

 

Q: 是沒錯,在韓國有很多的咖啡店但日本沒有

優: 這就是為什麼我正在找機會 

圭: 你可以把咖啡店名叫 兩小時,就像規定大家只能在裡面待兩小時一樣 (笑)

 

Q: 對於你們來說日本是?

雨: 我以前覺得我在國外但是現在覺得好像來到一個關係良好的親戚家一樣

優: 對的! 來日本就好像來爸媽家吃飯

圭: 對我來說就像到了弟弟家一樣

種: 對我來是像哥哥家!

烈: 我的話是姊姊家!!

圭: 我們在開玩笑(笑) 但是實際上我們真的覺得到日本就像回到了另一個家一樣!

 

 

 

 

 

 

 

 

Q: 對日本最有印象的是?

圭: 我的話是遇到福岡市長,真的很榮幸能見到他,我們也吃了好吃的東西,下次還要去找他! 在ARENA TOUR的最後在代代木場因為太感動而哭了是難忘的記憶。

雨: 我的話,從出道開始我在日本過了兩次生日真的很特別

種: 我記得我在富士急玩雲霄飛車好刺激,我搭了那裏所有的雲霄飛車,有369度旋轉的那個最好玩     (種尼我跟你一樣O_Q 我真的好喜歡遊樂園和恐怖的雲霄飛車 但是很難找到人陪我ˊ ˋ

烈: 我的話,每個ARENA TOUR的表演都印象深刻

沅: 在韓國我們很少看到大於五十歲的FANS,但是在日本有各種年齡的人來看我們,我想他們都認可我們是真的歌手,所以也可以享受我們的音樂,真的很感動!!

 

 

Q: 你們在表演的時候可以看到所有的觀眾嗎?

沅: 可以,非常清楚,剛出道的時候不太行但是現在可以看到他們所有了,我總是試著記住大家

 

Q: ARENA TOUR如何?

L: 我總是期待每次表演後後台的好吃東西,在福岡的麵真的很好吃! 在大阪,章魚燒和大阪燒也好吃! 我都記得很清楚

優: 在ARENA TOUR期間我們除了表演場和飯店中間的往返以外都待在飯店,所以就花很多時間在看電視睡覺運動還有想像下次的舞台(作意象練習)

圭: 我們因為緊密的行程不能出去飯店,但其實我很喜歡在日本晃

 

 

Q: 有甚麼在日本的願望?

沅: 巨蛋(dome) tour 因為我們已經有了arena tour的經驗了

<我還特別去查了一下,日本有八個蛋,不過有是大規模的只有6個,arena規模較小,台灣的都是arena座位大概15000左右,日本的加拿大的美國的dome可容納5-60000人>

烈: 我聽說有比東京巨蛋還大的一個場地,現在體育館裡辦演唱會

L: 想要成為大家都愛的一個組合

優: 想要跟2000萬個INSPIRIT辦拍手會 (笑)

 

 

 

========================

2000萬人好誇張的多XD

這個數字..... 難道是要一起搬到一個小島成立無限國

島的形狀是無限型,分七個行政區

我要住在優賢區裡,住那的話會天天都很悠閒,只要到廣場哈特發散就可以有東西吃

 

 

 

 

 

 

    全站熱搜

    biong花西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